酸奶 我 长谷部

※婶婶酸奶狂魔设定

※总能知道婶婶在想什么的長谷部和天国的御厨烛台切

※婶婶基友出没

※总之是个某天发生的事情 有病 有病 有病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写着是因为 经常梦见长谷部把我压制住然后强灌我酸奶....我怕了 真的(

————————————————

 "恕我直言,主。"

 "啥……"

  長谷部担忧的看了他的主上一眼:"酸奶,您不能再喝了,为了您的健康,我认为应该让您好好克制才行。"

  什么鬼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我还以为昨晚偷偷去赌刀被发现了,当然了又是温馨的一个时刻。

 "可我并没有经常喝啊……"我咬着吸管沉思:"每天一瓶,有助消化嘛,你看短刀们也在喝。"我试图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然而并没有什么琴梨用————"您的一瓶就是这么大。"接着長谷部伸出手在自己身上比划,眉间的皱纹更深了,"按照您那个时代的标准,就是一升,对吧?"

  哇咧那种眼神…………这家伙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不妙不妙不妙。

 "可是短刀们都在喝!"

 "主,他们喝的是小瓶装,并且由一期一振分发,不存在过度食用的问题。"長谷部冷静的扼杀我的挣扎,在我开口前不容分说的用气势压制我:"从今天开始起,我来监督主上喝酸奶,放心吧,我会好好完成任务的,只要是主上的命令的话。"

  我绝望的闭上眼睛,手动给自己点了个蜡。

 

 

 "所以呢?你就逃到我这里了?"

  我呆滞的回望一脸嫌弃的夏池:"不然呢?坐在那下一秒被没收酸奶吗,突然的自己下了这个命令我都懵了。"

 "噢噢噢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 

 "闭嘴,基佬。"

 "嗯,寄放在我这的那几箱酸奶你就憋想要了。"

 "哈尼————我分你一杯好不好?!"

  对方看我的眼神不一样了x2,不要邓摇啊你这个混蛋!

  于是连着几个星期我一直都往夏池的本丸跑,由于前一个星期一直在那边吃饭,烛台切以为是我嫌弃他的饭菜连续几天心死的表情导致其他人看不下去,在長谷部的劝说下我回到了本丸恢复正常用餐。

  读作劝说,写作威胁,有话不好好说还逼人到墙角……長谷部你有点不得了。

 "我说光忠,咱们来商量个事吧。"

 "什、什么事,难道是菜————"

 "醒醒!"我糊他一脸:"就想问你有什么办法可以稍微摆脱一下那家伙而已。"

 "你们……这是怎么了。"烛台切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报告妈妈,他抢我酸奶,还不准我喝,哦多剋————"说完我趴在烛台切的大腿上痛哭。

  对方看我的眼神不一样了x3。

 "这个时候你不应该温柔的抚摸我的秀发,轻轻的捧起我的脸帅气的和我说'没关系我还为你藏了很多'吗!?"

 "主上……你是不是喝酸奶喝傻了啊…?"烛台切痛心疾首的差点飙泪:"我认为長谷部的做法是正确的,因为我觉得您还能再抢救一下,真的!"

 "好了你可以滚了。"一秒起身。

 "等等!"烛台切猛地抱住我的腰死死不放手:"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你换个近侍不就行了吗?""那样太明显了。"我盯着他说道,"增加他的工作量让他没多少时间管你呢?"

  我向烛台切投去意味深长的目光。

 "好吧我知道把这句话说出来的我一定不帅气,但为了不让你苦恼的话这种程度的不帅气我还是能忍受的。"烛台切望向我:"那么,你希望谁来趟这趟浑水?"

  我看着他,他看着我,门外传来大俱利伽罗逗猫的声音。

  

 "啊………啊啊啊………………咕噜咕噜………咕………"

 "……"

 "呜呜呜……"

 "……"

 "喵……"

 "挣扎是没有用的,主。"長谷部无视我在地板上花式打滚,正坐在门口不离开半步。

 "酸奶不足,酸奶不足!!!!!!!这样的心情你根本就不会懂!还有就是,为什么不让我离开房间?工作明明都做完了……"我郁闷的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嘟囔。"要是让您出去的话您一定会找烛台切要酸奶的吧?"

 "!"卧槽他怎么————

  長谷部看到被团明显的僵住,悠悠说道:"以我对您的了解,您一定会向他求助的。"

  默默在心里为被压切的战友点了一只蜡烛。

 "那么你打算怎么样,不可能一直把我困在这里吧?我和你说我只是想要去找夏池而已,这样你还是不肯放我走吗?"我从被窝中探出头十分不满的发问道,企图用主命来让他改变心意。光忠啊光忠,说好的过来送酸奶的呢,刀在何方。

 "是的,即使是主命,在特殊期间也难以遵从命令,十分抱歉。"

  我靠我想和他打一架?

 "想要决斗的话就算了吧,主您是打不过我的。"

 "…………………"你赢了。

  在绞尽脑汁想到的一切突围的方式被我一一否决后,我决定安静的当个温暖的尸体和他耗着。

  看来今天是不能喝酸奶了,能量不足………好想充电………………

 "……主?"

  能量不足。

 "……主??"

  好烦,让我安静一会。

 "您睡着了吗?主。"

  电量不足,省电模式,on。

 "……"

 "主……"

 "哆(干)咪(嘛)啊?!!!"被叫的不耐烦的我猛然爆出家乡话,豪气的一把掀开被子想要来个怒视,没想到刚转头看到的便是長谷部那张放大的脸,突如其来的视觉信息让我整个人呆住了。

 "主上,希望您能够听听我的话……"趁着我吓傻的空挡,眼前的这个人垂下头抵在我的肩上,缓缓用手把我环住,这只大型犬像是十分舒服般在主人身上轻轻蹭了下,让我产生了看到他的耳朵下垂的错觉,似乎还闻到了身上清新的味道………

  审神者夏隅川,大脑混乱中。

 "主上您总是的不在意自己的事情,但对别人却十分的关心,有什么好的东西第一个想到的是别人,发生了什么事抢先站出来解决。"大型犬开始自顾自的抱怨,完全不理会我这边的状况。

 "您这样毫无自觉,让我这个近侍很是担心……一直顾虑到其他人的您,却忽略了抱有同样心情的我,一想到这个,我深深的为自己的无能感到自责。"

  诶——什么——————情况————

  我开始在内心呐喊。

  接着,長谷部说道:"虽然我知道这样很失礼,但能否请您这次能忍耐下来呢?"

  说实话,我实在是很不好意思说出"你的下巴戳疼我了"这样煞风景的话——————可真的——!尖脸了不起厚!

 "若是主上不答应的话,我是不会放开您的。"大型犬闷闷的抱紧我。

 "……多谢款待。"

 "嗯?这样的回答我是不会认同的,主。"

 "是是是,我忍着行了吧,我答—应—你—"我很没出息的妥协了。

  長谷部听到后心满意足的放开了我,正坐在我面前:"那么,这是您与我之间的约定,主您可不能反悔哦。"随即冲我展露难以常见的笑颜,完全像个小孩一样。

  啊,想犯罪………………不对!

  算了,能看到長谷部的笑颜,少喝几瓶酸奶也值了。

————————————————

后续

 

 "光忠,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又、又发生什么事了,不会还是酸奶的事吧,主上我能拒绝吗上次長谷部他超恐怖————"

  我打断烛台切的发言,十分严肃的凑近他:"请你告诉我,怎样才能让長谷部脸红?"

  对方看我的眼神又不一样了x3。

 "没和你开玩笑,我和你说上次他笑了诶!超可爱啊这个人,诶什么原来他是这样的设定吗?真的笑起来真好看,我想看他很多的表情,这样的也好那样的也好,我思索着把还是决定从脸红开始探索起!来来来光忠,一直和他共事的你有什么好的想法吗!"我兴奋的手舞足蹈起来,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浑身充满了激情,整个人斗志高昂。

 "我觉得吧。"烛台切双手搭在我的肩上。

 "应该报警叫检非违使来一趟比较好。"

 "诶?"


评论

© 一町三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