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配合BGM食用 脑洞建立在这首歌上→圆尾坂的裁缝店

※刀解有 

※ooc存在 小学生文笔

※婶婶有病 婶婶有病 婶婶有病 重要的事说三遍

※答应我 不要拉黑我(。

 ※主x刀

----------------------------------------------------------------------------

   又来了。

“主,请问今天有什么吩咐吗?”

又是一样的语气。

“无论是什么,我都会为您完成。” 

又是一样的自顾自答。

“…….主?”对方疑惑的看向我。

我也看向他------即使他眼里根本就看不出有我的影子。

真是搞不懂,身为自己的近侍刀,自己却从来没有真切的感受到眼前这个人对自己的特殊感,若是苦恼的和亲友陈述这个事实的话,恐怕会被笑话吧,自己对自己的近侍刀完全没有真实感什么的………….

“并没有什么吩咐,二三四队照常远征,一队随意,御守放在大厅,自取。”

“是,遵从主命。”

啧……又是一样的回答。

在爆发之前,我逃跑了,准确的来说,只有在他的面前我才会这样,而这样的情况持续了近一个月之久。为了不让其他人看出有什么异常,我一直极力的维持基本的日常接触,除此之外,能远离他就有多远离他。  

像往常一样躲在亲友的本丸,只有这个时刻才会感到放松。一样的庭中之树,一样的木质走廊,和风中樱花旋旋转入手中的热茶,空气弥漫着好闻的属于木柴的香气,耳边若隐若现的飘来短刀们嬉闹的声音,不时还夹杂着鲤鱼跃出水面的音余。

“羡慕的话就给我回去————”夏池丢给我一个眼神,示意门外的动静,”你说你这个人,放着自己的本丸不带着跑来我这里蹭……你是不是有病?”

“说不定还真的是有病呢!说我有病前,能放开你怀中的五虎退吗?”

“没、没关系的!夏小姐…..只要主人开心就好,我平时也帮不上什么忙…..只有这样程度的事我能派的上用场…呜…呜………”

“五虎退别这样说,短刀的力量不可忽视,更何况你这么可爱,谁嫌弃你我第一个冲上去揍他!”说完两个人便玩上了。

“喔————感情真好啊你们俩,真-羡-慕。”我面无表情的棒读。

“羡慕的话你就回去和你家的刀这样那样啊。”夏池一只手揉着五虎退柔软的头发,另只手指向门口:”说真的他每天都在门口站着接你回去,可你每次都从别的地方溜掉,一想到总是要和他解释你的去向我家的长谷部也会感到困扰哦?哎呀我家的长谷部愁眉苦脸的抱着我和我说这些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

我有些好笑的回答他:”困扰什么?长谷部和长谷部,能说的话他开口前我都能猜个大概,话说你们两个关系怎么那么好了?”

“这个问题你问问他怎样?”夏池把不知道何时出现的长谷部给拽了过来。

“因为是主,对吧。”在他开口前我已经把属于他的台词说出来了,后者好看的淡青色瞳中流露出的一点疑惑被我敏锐的捕捉,虽然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我家的长谷部,和别人的长谷部完全不一样。即使待我犹如他人一般彬彬有礼,对于我的命令从来都是毫不犹豫的照做,可就是缺了什么,让【那个人】和我之间隔着看不见的东西。

大概是,身为女性的直觉而感知到的那份没有重量的地位吧。

起码今天我是这么想的,于是我又不顾夏池的反对翻墙回去了。

但接下来的日子让我忐忑不安。

这个人,只有在需要下达命令的时候才会和我开口交流,其余时间一概沉默,反而我想要和他多进行交流,对方便会用一样的句式回答我,谈话不了了之。我以为他只是不善于谈话,直到我经常撞见他和别人其乐融融的聊天时,我才意识到:

只有对我是没有话可以说的,没有多余的交谈必要,他对我也只是公事公办而已。

心中浑浊的名为嫉妒的液体即将满溢而出,我觉得我需要做些什么了。于是在某天晚上,我叫住了他。

“你究竟是对我有什么不满,现在就说说吧,我想要知道。”我直勾勾的盯着他的双眸,不想放过任何一丝情绪的波动的痕迹。

显然这样的开口让他先是皱眉,半思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让眼前的这个【主人】心有不悦。不过这样的思考也不过几秒钟,他略带询问的神情让我莫名的不爽快起来。

“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你和我之间唯一的交流也只有工作而已?还是说————”

我像个死人一步一步走向他,在碎了一地月光的走廊上停下脚步,两人就隔着一只手的距离。

第一次觉得这人像个石膏,我想。

“在你看来,我和你并不存在能够交换的信息,我只是冠有主人这个光环的人,无法和信长那样的人一样有着让你感兴趣的信息畅谈,而我和你也没有其他的信息存在,就连朋友之间闲谈的资本,都是零。”

很明显,【这个人】之前还泛着细小光芒的眼睛,暗了不止一个灰度。

“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看看我呢………………我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就这么的入不了你的眼?”

就算我这样发问,对方也还是沉默,默默的低下了头。

即使我和他的距离只有这么点,但心和心之间的距离恐怕比他想要去本能寺的路还要长;即使我是他的主人,但地位连黑田家都不如。

不不不,或许是我想多了,也许什么都不是呢!

“主,您看上去有些累了,让我送你回房休息吧,明早还要出阵。”

“哦?只有这个时候才会说话吗,噗哈哈哈哈哈…………………..”

“……”回复我的是不能再熟悉的无言。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话说的太明白,最后谁都会没话说。

既然你不好好看着我的话,那么我也没法好好的回应你了,谁叫我这个【主人】没什么本事呢?

“呐,压切长谷部,和我去个地方吧,这是主命哦。

“如果这是主命的话……”

这次他终于认真的看着我了。

 

…….

…….

 

 

“怎么感觉你最近都不一样了……………..”

“说什么鬼话呢,我一直都很一样。”忽略夏池异样的目光,我捧着茶放松的享受夕阳带来的余温。

就像那天晚上一样,锻刀房炽热的火焰照亮某人好看的眼睛,而我任由发凉的手被他抓住,拖进火中吞噬。

就和捧着的这个热茶一样,烫得抽不开手。


评论 ( 1 )
热度 ( 5 )

© 一町三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