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发病 ooc有 捏造有

  板子笔坏了随心所欲一下(不是

————————————————

「    」

  ……?

  「__生?」

  —————?

  谁呢,在说什么?

  「__先生,别睡啦,您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嗯………今天,是什么值得庆祝的日子吗?红雀回到碧岛的纪念日呢,还是婆婆的生日呢?话说回来,这个人在和谁说话呢。

  苍叶明显的听到说话的那个人讪讪的笑了,干净的声音在他平静的心上滑跃,却不起一丝波澜。

  「__先生,你不会在生我的气吧?啊啊……真是十分的抱歉,昨天不应该那样对你,明明你的头发那么的敏感——」

  「可是还是忍不住想要去触碰,  先生,你的头发真的很漂亮哦。」

  头发很漂亮这件事,好像有个人和我这样说过。

  苍叶努力捕捉记忆中的那抹白色,那个有着樱色瞳孔的人,那个下巴有着两颗痣的人。不过怎么刻画下去记忆总停止在某一个地方,好像余下的数据都被清空似的,呈现在脑海里的,是一片不带色彩的深海。

  真奇怪呐……他叫什么名字?

  好困,没力想了,想睡觉,唔……

  「呜呜呜……」说话的人有些委屈了,苍叶甚至能想到那个人皱起的眉毛和挂在眼角的泪珠,好看的脸气鼓鼓的像个小孩子,下一秒对着他喊「苍————」

  ————苍什么?

  苍叶困惑了起来,记忆的深海越来越安静。

  「今天啊,是我的生日。」那个人这么说着。

  啊,恭喜,这么说来,今天也是那个人的生日哦,真巧。

  迷迷糊糊的苍叶稍微记起一些东西了,那个喜欢水母的人曾经和他说过他的生日,接着便缠着他想要买下他那天的时间,就为了两人能去外面散散步;或许是陪他在家里休息?夜晚爬上屋顶听他唱一宿的安眠曲;可能撒娇的抱住他往他的颈窝蹭来蹭去,就因为他身上的味道令那个人安心。

  唔,想起来说好了要给他礼物。

  睡意拉扯苍叶的意识缓缓下沉,渐渐的苍叶开始听不见那个人在说什么,知觉在消亡,触感在消退,除了那片寂静的深海,苍叶什么也感受不到。

  好困……睡醒后,就去给他准备礼物吧。

  那个做菜全世界最好吃的人,那个笑起来温柔的像是三月樱的人,那个有些孩子气喜欢把头窝在水母堆里的人,那个……一听到自己开门就会冲过来说着欢迎回来的人。

   醒来后,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落在他的蓝色秀发上,他直起身朝楼下走去,被熟悉的香味迷住了嗅觉,一路走向餐桌,在那里的,是正在看报纸的婆婆和某个正在端粥的白发青年。

  婆婆见怪不怪的说又赖床了吧你这个懒虫,白发青年轻轻拉过他坐在座位上,小心翼翼的递过一碗粥。

  苍叶望着那碗冒着热气的白粥,忽然觉得喉咙甜腻得快要说不出话。

  真幸福呐…………

  「生日快乐哟,clear。」






  「下午2:20分,正常死亡。」

  「看样子是睡梦中,也挺好的嘛………呐,哥哥?」

  俩个长的一模一样的α带着一个巨大的白色床单,饶有兴致的欣赏哥哥抱着失去生气的躯体的画面。

  人这种珍贵的玩偶,说到底还是太容易坏掉了。

  α在心里这么想着,扔下床单和他们的主人报告去了。

   谁也不会在乎他们的哥哥为什么会泪流满面,就算他是个机器人,谁也不会在乎他为什么依旧面无表情,即使他满脸泪水。

  在靠近胸口的地方有什么东西在分崩离析,大脑在冷静的处理杂乱的思维程序。

  clear在世界上存在的最后一点点意义,在他生日那天跟着苍叶的离去消失殆尽。



评论
热度 ( 5 )

© 一町三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