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颗粒苍】相恋十年30题/15.第四次晚归

星降る夜、クラゲの海

01

『现在活动室里在放Crystalline噢!就是那时候在爷爷的小屋里苍叶先生唱给我听的那首!!不自觉就跟着哼了起来,非常开心,然后却很想念苍叶先生,竟然哭了起来QAQ』

这是刚刚收到的,来自库利亚的简讯。

苍叶撑着下巴趴在枕头上,把这几行内容又读了一遍又一遍——他陷入了大危机。

该怎么回应他纯情的恋人?这些天他们两地分居,苍叶尽情享受着独占大床的幸福,库利亚却在思念着他掉眼泪。

这种事怎么想……怎么想都……

有点奇怪吧!?

苍叶咧开嘴一笑,把被他盯到已经自动熄灭的屏幕重新按开,直接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02

库利亚咽了一下口水,最终还是慢吞吞地接了。

他想至少可以让自己的语气显得低沉一些,可是当手指划开不断冒着小音符的电话图标,看到那个熟悉的头像之后——很遗憾,就连最后这点期待都注定落空。

“你不是在哭吗?”

电话那头是苍叶胸有成竹的质问,对此库利亚只好挠了挠头,继续他那止也止不住的傻笑。“苍叶先生笨蛋,干嘛打过来啦!”

“因为我感到此刻有这样做的心情,就这样做啦——”

——苍叶无时无刻不在身体力行地向他展示人类的狡猾。库利亚无从反击,最终也只是垂了垂眼角,委屈地叹了口气。“那是我的台词吧。我听得出来喔…”

然后他听到了笑声,苍叶先生的,熟悉的爽朗的笑声。

他想到假如苍叶就在自己身边,肯定会抬起手揉他的头,把本来就不很整齐的头发弄得乱糟糟又在上边敲一下——他每次嘲笑自己时都会这么做。

“好啦……我也没什么事情,”苍叶继续说。“你在忙吧?明天回家见?”

库利亚看了看自己正拿着三角小铲往盒子里盛蛋糕的右手,默默地点了点头。“苍叶先生也早点睡啦,明天7点会准时叫你的。”

“那明天也拜托咯。”

“啊……等下,苍叶先生——”

 

 

03

“刚刚那个短信,除了说我哭了以外,其他都是真的哦。”

差点挂点电话之前,他听到了这一句。

一瞬间的晃神。

不知是不是因为屋子里太安静,库利亚的声音在这一刻显得有点动听——就像从窗帘缝隙透进来的月光,就像刚刚从电话里隐隐约约听到的Crystalline。

苍叶笑了一下。

“笨蛋,我知道的啊。”

 

——说起来,他也有整整三天没见过库利亚了。明明是水纪老板难得赏的宝贵假期,那家伙却没能好好闲下来。据说是被美绪强行签署了某个契约,要去帮忙准备文化祭的点心。

高中的社团活动在下午5点以后,库利亚赶过去的时候正好在苍叶下班之前,而活动结束以后的时间早就错过了末班电车,所以库利亚从来都是第二天早上才能赶着第一趟车回家——自然地,也会与赶去上班的苍叶擦身错开。

结果就是,两个人虽然每天都会回家,但很神奇地——就是见不到面。

 

透着蓝色微光的全息屏幕熄灭,苍叶在陷入黑暗的房间里闭上了眼睛。他的耳朵里仍然回荡着刚刚那段听得不太清晰的旋律。

恍然间他记起第一次听到水母之歌时也是类似的光景,库利亚坐在屋顶,遥远却依旧温柔的声音如同天幕上掉落的星星,一颗一颗、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地,绵延到了他的心脏里。

说起来,那大概就是第一个夜晚吧?

两人一起的,第一个夜晚。

 

不知不觉地——明明之前都还觉得一个人睡大床很开心——现在却也有一点想念起库利亚来了。

 

 

04

最后一块点心也包装完成了——接下来,少女们就可以尽情享受第二天的文化祭,库利亚也终于能够恢复自由之身。

一直气势汹汹地对他指手画脚的小不点会长难掩激动之情,竟然破天荒地站在他面前深深鞠了一躬,郑重道谢。

大家关掉屋子里的灯,锁好了门,朝着宿舍的方向回去了,库利亚向她们挥挥手,转身朝另一个方向的小旅馆走去。手臂上搭着外套,青年轻快地走在星光斑驳的石子路,嘴巴里仍然时不时地哼着那首歌。

——又是一个人生中的,小小的Happy Ending. 

他的便携终端里静静地躺着刚刚挂掉电话以后发来的简讯,“晚安。”——世界上最甜蜜的两个字,或许也是最悲伤的——对于他们来说。

“你欠我一个晚安哦。”
很久前的有一天,苍叶那样对他说过。
“以后,记得坚强地笑着还给我啊。”

他点了头。他明白对方的意思。

明明已经到了可以笑着回忆过去的年岁,有一些伤痛的细节却是在心底磨得越久,越是难以忘却。两人未能共同经历的时光总充斥着无法用言语描摹的寂寞,却也正是因为那一份铭心刻骨,往后共同的日子,才格外教人珍惜。

在爷爷的小屋第二次相拥的那天,他们躺在一起,苍叶说要给他听一首歌,从包里拿出了耳机才发现没办法外放。正尴尬着打算放弃,库利亚却缠了上去说,“那就唱给我听吧!”——苍叶当然是拒绝的,但当时的他还不像现在这么老奸巨猾,对久别重逢的恋人的请求根本没辙——无论是镜子还是唱歌还是在镜子前唱歌。

——虽然后来苍叶吃一堑长一智地赶紧买了入耳式的、可以两人共用的小耳机,但那天的事情对于库利亚来说,可全部都是愉快的回忆。

他不明白为什么,苍叶明明有着那么好听的声音,怎么还会不好意思唱歌呢?然而那微微泛起朝阳颜色的侧脸,还有躲闪着目光时轻轻垂下的长睫毛,也全部是他美好得无以复加的宝物。

在所有闪闪发光的水晶之中,最璀璨的那一颗。

 

You’re crystalline.
Sing this song for me.

 

想起过往的故事,从来都是喜悦和幸福的心情更多一些。库利亚渐渐地明白了。

大概那就是苍叶曾告诉他的——『活着』的理由吧。

 

“我会坚强地笑着对您说晚安的。”青年暗暗想。

 

但是在那之前,让我好好地抱抱你吧。

 

 

“我回家啦,苍叶先生。”

 

 

05

苍叶从被窝里一弹而起,直接跳过迷迷糊糊的漫长过程,瞬间清醒。若不是窗帘之间刚好漏出一线日光晃在眼皮上,恐怕他就索性一觉战到中午了吧?

起床的时间是很少见的上午八点多,夏天尾巴上的晨光从露天的小阳台跳进他卧室的地板,就像某个忘了喊他起床的家伙。它流过漂浮着尘埃的空气晒在他的外套、晒在蜷成一团伸着懒腰的猫咪身上,正收起猫粮走向卧室的外婆举起细细的手臂毫不客气地敲他的脑门,“比猫还懒!以后干脆喊你懒猪算了。”

“不是我的错啊……”苍叶委屈地叼着面包口齿不清,一面快速地系着外衣扣子。

他默默地埋怨某人第一百零一遍,真恨不得把某人的屁股也踢成一百零一瓣。带着这种逼人的气势,苍叶扭开门冲了出去。却一头撞在某样硬邦邦的东西上面。

难道我没成功把门打开吗?

这么不可思议地揉着脑门想道,抬起头,一双同样不可思议的粉色眼睛恰好在盯着他。

“库利…亚?”

苍叶还泛着迷糊,下意识地歪了歪头。

“苍叶先生??”

对面也是同样的反应,简直就像照着一面镜子。

“啊啊……对不起苍叶先生,痛不痛?”
“不对不对……首先应该是……呃,苍叶先生果然迟到了吗?”
青年的眼睛向着旁边瞥去,有点心虚地挠着他的脸颊。
“那个……对不起,早上在路上便携终端没电了所以……”

也许是苍叶的表情实在有点可怕,当库利亚再一次小心翼翼地把视线转回来时,脸上不自觉地淌下了一滴汗珠。敞开的屋门里有好闻的晨风吹进来,屋子却笼罩在奇怪的沉默气氛当中。

库利亚对着不言不语面无表情的苍叶眨了眨眼,之后慢慢抬起手覆在对方捂着额头的手背上。

“…………果然还是…会很痛吧?”

“很痛啊。”

苍叶瞪了他一眼。然而当视线落在那双在日光底下一闪一闪的草莓色玻璃珠上面时,凶巴巴的表情也实在是撑不住多久了。

“超痛的啦!”

他终于还是咧开嘴笑了,他抓住库利亚探过来的手,将那有点僵硬的身体一把拉进怀抱里。库利亚扑在他的肩膀上慌张地惊呼了一声,还未及喊出对方名字的第二个字,他的嘴巴就再也吸不进一丝空气了。

拥抱的温度还没能变得温热,心跳的频率却抢先超越了阈值。库利亚微微半张的嘴巴下面那两颗棕色的小点,离近看去就仿佛变得会说话,嬉笑着朝着苍叶悄悄耳语,“吻我吧、吻我吧”,于是苍叶将自己的嘴唇贴上去。他从来都找不到拒绝的方法。

吻对他们来说并不陌生,但今天的稍微不一样。也许是因为有些迟到的时间上温度恰好的阳光,也许是因为比以往都更长久、更深入的试探和斟酌,苍叶在库利亚的嘴唇上啄了一下,然后又一下,最后索性咬住那片软软的下唇,攀上他的呼吸,将全部灵魂都锁在他的影子里。

 

四天份的“早安”,也一起送给你。

 

“苍叶先生,”库利亚舔舔嘴唇,坏心眼似的眯起了眼睛。“要迟到了哦?”

“已经迟到啦!拜你所赐。”苍叶狠狠捏了一把对面的脸,趁着对方叫痛的空隙越过大门踏出屋子。走出两步之后忽然想起什么,便又折回来,朝着泪汪汪的库利亚眨了眨眼睛。

 

“没有喊我起床,你故意的吧?”

 

 

06

“……然后,骗他说我在哭被戳穿了……故意没有叫他起床也……呜呜呜呜呜。”

库利亚两手捏着正在叠的苍叶的被子,说到这里情之所至,索性扯起被单埋起脸,呜嘤呜嘤地抽搭起来。

“真是的,一个懒一个笨,这么大还不叫人省心。”多惠叹了口气,把扫帚立在身边,踮起脚尖使劲戳了戳库利亚的后脑勺。

“呜呜呜……我错了……”库利亚由着脑袋被戳得一晃一晃,一双眼睛悄悄地从被单里抬起来扑闪了半晌,接着忽然惊讶地“啊——”了一声,连忙转过身看向婆婆。

“外婆您……那个,就算我没有打电话,外婆应该也是可以叫苍叶先生起来的吧?”

“哈——?”

“难道说……”

青年眼里的颜色一点点发亮,像是渐渐流转至正午的太阳。库利亚望着他们的外婆,老人的脸上气呼呼地写满着疑惑,但没有坚持多久。多惠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嘴角边上慢慢勾起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呜哇——!!外婆是站在我这边的^O^!!——”
“混小子别得寸进尺!”

不顾脸蛋被一下一下地推着,库利亚丢下苍叶先生乱七八糟的被子欢呼着一跃而起,扑到外婆肩膀后面死死地搂住了老人的腰。

 

 

07.

奔波在上班路上的苍叶,打了一个巨大的喷嚏。


评论
热度 ( 23 )
  1. 一町三目星降る夜、クラゲの海 转载了此文字
    星降る夜、クラゲの海

© 一町三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