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颗粒苍】相恋十年30题/12.没有言语的夜

星降る夜、クラゲの海:

今天晚上家里的气氛与以往不太一样。

如火如荼的盛夏宇宙正燃尽着夜幕降临前的最后一丝燥热,天空明亮却鲜有光线照射进屋。苍叶在沙发上无精打采地侧躺着,对面电视的音量被调得极小,几乎只有一帧帧画面不停地闪动。浅淡的色调在墙壁上投射下透明的暗影。

苍叶把自己埋在柔软的靠垫里,微微侧过头乱七八糟地发着呆。电视剧的情节渐入佳境,但他的注意力很明显并没放在那上面。

昨天他在看这部剧的上一集,正看到最高潮的部分时库利亚忽然拎着拖布噔噔噔地跑进来喊他抬脚。青年的背后,是主角们朝着地下通道狂奔,隧道之中灯火明黄,给正好挡在他视线正中的人影描了一层好看的金边儿。新的角色马上就要出场了——苍叶哪顾得上抬脚,直接一把拉过对方,库利亚一个猝不及防就跌进沙发,“哇——”的一声之后电视竟放起了广告……

白发青年头上冒着汗珠,紧紧地抱着拖布杆,歪歪斜斜地倚在他怀里面,盯着电视上的广告楞了半晌,接着才慢慢转过脸朝他埋怨,“苍叶先生是小孩子吗……”

“唯独不想被你这么说。”苍叶伸了个懒腰,然后戳着库利亚的脑门推开了他,趁着被对方的可爱反应逗得心情大好的功夫拿过青年手里的工具,难得主动地包揽了晚上的家务。

回忆着回忆着,苍叶自己都没注意地笑了起来,而那笑容却像窗外逐渐收拢的斜阳般,只一晃便消散了。

那是昨天的事。而昨天他们谁也没想过,24小时过去后,竟会变成完全不同的光景。

……其实也就是太过安静罢了。因为今晚,某个吵吵闹闹的笨蛋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并且苍叶也懒得找他。

他们吵架了。

苍叶皱起眉,揉了揉有点发酸的脖子,晃晃头坐起了身。房间里的灯忘了开,电视上的画面格外晃眼——有着深棕色长卷发的女人似乎在唱歌,一袭鲜红衣裙在流金般昏暗而醇静的灯影中跟随着每一步动作而飘逸——苍叶下意识地拿起手边的遥控器,把音量调高了两格。

一句歌词流泄进耳畔。“Maybe you’ll never understand, what you trulymean to me.”

他承认在这个时点听到这样的歌有些难受。

库利亚对自己来说是怎样的存在呢?他心烦意乱,甚至找不到一个适合的辞藻。他不知道。
苍叶垂下头叹了一口气,接着起身把客厅的灯打开了。

他只是有点意外,不过少了个人,怎么就冷清得像是缺了半个世界似的。

 

 

——吵架了。不,确切地说应该是——“又”吵架了。

库利亚无精打采地倚在苍叶的书桌一角,就这样不知道在地板上坐了多久,只是呆呆地望着手里那本老旧的工具书封面,无论怎么想,都还是对今天发生的事没有实感。

即使旁人几乎想象不到他们两个吵架的样子,但这种事的确时有发生——只是不太常见罢了——以至于库利亚至今也没能好好地习惯。如果可以,他也很想帅气地装作毫不在意。

“苍叶先生总是这样,不管对谁都太过温柔了。”
当时从自己嘴巴里吐出的言语,比想象之中还冰冷得多。

话音落下之后,苍叶略微吃惊地抬起头看他,而自己却倔强地故意偏开了目光,接着就默不作声地走过去拿起被对方随便丢在沙发上的外套上了楼。挂好衣服之后,也顺便把自己锁了起来。

这样做的理由,不是因为他在闹别扭,而是因为不想更多地把这样的情绪传达给对方了——即便到了现在,他仍然无法做到肆无忌惮地朝着苍叶发脾气。并非是他自己不想,只是单纯的做不到而已——就像那句总也去不掉的敬称,根深蒂固最终成了一种习惯。

青年微微地叹了口气,再次默念了一遍当初爷爷告诉他的话——“烦心的时候,收拾书桌是个不错的选择。”就像在整理房间的时候,心里头四下生长的杂念也会被慢慢修剪平整一般。

库利亚苦笑了一下,回头看了看已经被自己打理得一尘不染的干净书桌,两个人的合照摆在两瓶装满透明玻璃球的牛奶罐子旁边,照片里的自己揽着苍叶的脖子、比划着夸张的V形手势。旁边的苍叶样子更好笑,甚至都没看着镜头,而是冲着自己露出了一脸无奈的表情——那个时候的苍叶,脸上还带着一股隐隐未散的孩子气,但大体上的气质,却仍是比自己成熟许多。

“苍叶先生总是这样,不管对谁都太过温柔了。”
是啊……他的恋人就是那样一个家伙。

怀着有些复杂的情绪,库利亚低下头看了看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捧在手里的那本书。《AI的基础护理与维修》——厚得像本字典似的书,居然还密密麻麻地爬满了笔记。库利亚当然知道自己的恋人不是个学霸,苍叶一定是怀着别样的心情才会把这些连身为机械的自己都搞不懂的晦涩书籍看下去的。

这么想着,书页在手里翻到了最后,一片书签顺势掉了出来。

“可是如果这位AI先生生气了,该怎么做才好呢?”

库利亚呆了半秒,又读了一遍书签上手写的字。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写的,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唯一能确定的只有,那笔画有些连、气质十分随性的字体,确实是属于苍叶没错。

——实在愧对自己作为人工智能的身份,库利亚的脑子并不算聪明。眼下他看着手里的那张书签,短时间内能够想象出的图景,也只有以往不知哪次吵架过后独自一人呆在房间里烦恼着的苍叶——对方可能不像自己一样,知道不开心的时候可以收拾桌子,所以他只能郁郁地坐在椅子里,想随手抽本书看解闷,不成想却刚好拿到了这一本……翻来翻去,心情复杂,结果到最后仍是迷惑。于是苍叶顺手在书签上写了这么一句话——一切只是库利亚擅自的脑补,但他觉得真实情况也就八九不离十。

最后,经过谈不上复杂的计算,库利亚得到了一个结论。

——差不多该去道歉了。

青年把书连同书签归回原位,练习了一个甜美可爱的笑脸,然后打开房门。

完全未及反应,在看到意料之外的光景之后,库利亚本能地向后退去一步,“哇——”地惊呼了一声。

门口的人显然也是被这忽然的一闪吓了一跳,微微地打开了嘴巴。两个人隔着门槛互相对望着,一时间库利亚竟忘了刚刚练习过一番的温和表情该怎么做出来,苍叶也不记得自己彩排过好几遍的哄人的话要怎么说。最后他只有眨眨眼,然后躲开目光,小声咕哝了一句,“我煮了咖喱……”

库利亚稍微低下眼睛,这才发现对方手里还端着盘子。

青年挠了挠头,一瞬间脑门上又冒出了一颗颗的汗珠。然而沉默许久总算想起了自己该说的话之后,却再一次被意外地切断了——

“对不——”

这次是异口同声地。

苍叶偏开的目光又转了回来,慢慢地投到了库利亚身上。他想自己此刻的表情大约和对方相差无几——傻呼呼的,还很呆——不过他相信库利亚会更可爱一些。脸上那两片浅浅的红晕,也不知道是出自害羞,还是单纯被那件枣红色格子短衬衫给映上去的——去年夏天他亲自为对方挑的衣服,一直都挺喜欢。那颜色跟搭库利亚的眼睛很搭,穿上去既显身材,又能烘托明快活泼的气质。

走了神的苍叶,率先丢掉了尴尬,轻轻地笑了起来——“沉死了,赶紧自己拿去吃啦。”

“诶诶诶诶……啊啊……是……!”

被接过了两盘食物得以空出双手的苍叶,跟在后面重重地拍了拍恋人的肩。“又是揍人又是闹脾气的,多吃点补补血啊。”

库利亚的肩膀短促地颤抖了一下——在这种时候忽然又提起了两人吵架的缘由,不免让青年心里咯噔一下。但好在听着苍叶的口吻,似乎并没打算继续责怪他了。库利亚由此松了一口气,把食物在桌上放好,接着搬来了另外一张椅子。“都是因为那些人总是找苍叶先生的麻烦啊……我怎么看得下去——”

“我看着就那么像好欺负的人吗?我只是想小事化了而已,结果你一折腾,不知道又要演变成哪门子戏剧性谋杀了啊——”向着库利亚搬来的椅子坐上去,苍叶无奈地举起了筷子。“这么大岁数,我可受不了再来一遍当年那套——”

“呜……我错了啦。”

“你也是一片好心……就算了吧。”

“诶嘿嘿…”

苍叶弹了一下旁边那张鼓起来的脸蛋。释然地笑了笑,开始了今天的晚餐。

“说起来啊……换做以前基本上我说什么你都会听,现在真是……不可爱!”
“不可爱也没办法嘛,毕竟换成α的身体啦。”
“我说的又不是身体——”
“不过苍叶先生倒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哪,身体也是。”
“都说了身体什么的……臭小子你别给我乱扯开话题!”
“呜哇我的鸡肉——!!”
“——归我了!叫你淘气。”
“咦——过分Σ(°△°|||)……”
“嘛啊……不过作为交换——”

……

八月初的夏日,白昼悠长。到了此时,天空终于把最后一丝丝日光吞入黑暗。城市的小小角落里燃起了金黄色街灯,一路将清冷寂寥的夜晚照亮。

没有言语的夜,此时也苏醒了摇曳而喧嚣的星光。

 

白发青年呆呆地望着他的恋人,下意识地摸了摸还残留着暖和气息的下唇。
而苍叶,眯起眼睛露出酒足饭饱后的坏笑。

 

“——和好的KISS哦。”



===============

虽然可能没人在意不过姑且还是说一下吧23333
其实电视里的画面是30题结束后会填某个坑的预告QUQ!就是某《铭刻之丘》啥的……嘛…………放置play了很久,不过并没打算坑喔。

评论
热度 ( 26 )
  1. 一町三目星降る夜、クラゲの海 转载了此文字

© 一町三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