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颗粒苍]愿你决定——DMMdTV完结贺

为什么这么甜....而且最后还带虐的那种无法自拔...看到结婚那里我整个都炸了好吧?!!!!!

クラゲの海:

“说起来,那家伙怎么还不回来啊?”

新年第一天,年轻人们的狂欢夜。

濑良垣家的小方厅被它的主人精心装点上晶黄的彩灯,犹如漂浮在冬夜里的无数星星,映衬着窗外缓缓飘摇的白雪。被炉的暖气以热乎乎的氛围将大家包拢,但仍是没能驱散那仅有的一丝丝违和感。

——比起往常,好像稍微有点安静啊。

“那家伙,噢噢,库利亚吗?”

听闻红雀忽然的提问,苍叶迟钝了两秒钟,随后恍然大悟地回答。

“刚刚他说想出去乘凉,估计又爬去屋顶了吧。”

蓝发青年说着,不由自主地颔起了首,朝着天花板的方向望去。就仿佛透过那厚厚的钢筋水泥能瞧见某人的身影似的,脸颊上竟然升起了不易察觉的淡淡暖意。

看着好友露出一脸傻乎乎的幸福表情,水纪感到深深的无力,捏起拳头就在苍叶的头顶用力一敲。后者不免吃痛发出一阵惊呼,随后便埋怨地转过脸来,一面皱着眉头揉着被打的位置:“干嘛啊?”

“哪有人大冬天跑去乘凉啊?多半是有什么事吧。”

“对啊,你这男朋友当得敢再粗心点?”

左右两边的家伙忽然间约好似的开始了针对自己的批斗会,苍叶完全没想到话题会朝着这里发展,不禁觉得气氛有些不妙。

“正因为我是男朋友所以才不像你们那么担心啊。”他提高了音量,“想想看,一个喜欢晴天撑伞的家伙在冬天说要出去乘凉不是很正常吗?”

我可是因为了解库利亚才没有担心呢!——他稍微有点愤懑地暗想道。

——虽说如此,他的言外之意似乎并没传达到好友们的心里。

“啊啊,本来就不太聪明的家伙,自从跟笨蛋在一起后也变得更笨了。”

“完全赞成——笨蛋会传染啊,真令人担心。”

“喂!我说你们——”

“好啦,时候不早了,也该休息了。”

红雀嘿嘿一笑,就这么打断了他。

“是啊……我们酒吧明天也得上班,不能熬夜啊。”

水纪随着红雀一起从被炉中抽出身站了起来。他说了“我们”,苍叶当然知道他的意思。

“好吧,你们先睡,我把库利亚叫下来也去睡了。”

“嗯,这才对嘛。”

“啰嗦。”

拍开了红雀探过来要揉他头发的手,苍叶无奈地叹了口气——开玩笑也得适可而止吧……他可不认为自己和库利亚一样,能欣然接受别人像对待小孩一样教训自己。

刚刚知道他和库利亚的事情时,他的好友们无一例外地报以没有恶意的大笑——苍叶其实也能够理解。毕竟就连他自己都未曾想过,最后竟会跟这样一个家伙走到一起。所以一开始苍叶只以稍微不好意思的表情来回应。但时间一久,他发现事情并不像他想的那样。

“那你可要好好照顾库利亚喔。”

——最初,他的朋友们拍着他的肩膀这么说。然而没过多久他们的手就又落在了库利亚的肩上——“跟苍叶在一块真是辛苦你啦。”

总之,在大家心目中,自己和库利亚总有一方是需要照顾的笨蛋。然后渐渐的,笨蛋组合的名号就莫名其妙地传了出去……完全不明所以啊。

苍叶打着哈欠,零散地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拖着有些疲倦的步伐,他走回自己二楼的卧室。

连接露天阳台的门缝中间已经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他稍微费力地把门推开时,冰晶发出了清脆的掉落声音。

立刻涌进室内的寒风迅速地拨开了他的头发,也让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一时间睡意就消除一大半。苍叶眯起眼睛向着门外的雪夜探出头,朝着屋顶的方向悄悄叫了一声某人的名字。

“库利亚——?”

他几乎能够确定对方就在那里。因此,在得到那人的答复之前,他就已经熟练地攀着窗棂探上一半的身体。

果然,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就在那儿——孤零零地坐在屋顶,一身纯白的大衣反射着闪烁的夜光,裹着围巾、握着伞发呆的样子,就像个圆鼓鼓的雪人。他看到自己,随即就露出一副惊恐的表情,一双浅樱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苍叶先生……?”

苍叶露出微笑,然后借着窗台栅栏的高度,一用力就跳上了屋顶——这种事对他来说已经十分地熟悉。

“你呀,乘凉乘得怎么样?”

向身旁散发着温暖的人蹭了蹭,手臂紧紧贴着手臂,就这样,稍微驱散了零下十几度的寒意。

“还、还好……”

库利亚的表情呆呆的,抬头望着天空,却又像是什么都没在看。

苍叶侧头瞧着库利亚,对方的右手还包裹着那一年四季不变的薄薄手套,一动不动地握着透明伞的弯弯细柄。苍叶将自己的双手向它包裹而去——几乎是自然而然的反应,没有任何的迟疑。

好冰啊。

不禁将自己的手捏紧了一下,缓缓地揉搓着,连带着身体也朝着对方不自主地更加倾斜、贴紧了过去。

“还说是乘凉,这都已经多冷了呀。”

“唔……对不起…”

“你不知道,那些家伙刚刚可是把我数落了一通啊,怪我不好好关心你。”

“呃……”

就像冻僵了一样,库利亚的反应总是那么缓慢。不愧是连苍叶也终于察觉了不对劲,他不再说话,停下来静默地观察对方的表情。

果然……比起平时要显得迟钝好多啊。该不会冻傻了吧?或者是……有什么烦恼吗?这家伙……

苍叶这么想着,心里忍不住开始担心。手中的动作渐渐地慢了下来,眼神一动不动地落在对方的侧脸——那副仿佛都快与白雪融为一体的清冷冷的样子,让他看上去显得虚幻又遥远。苍叶的眉头悄悄隆起,过了许久,他终于无法忍耐这样的沉默。隔着对方薄薄的风衣袖子,他捏了捏库利亚的手臂。

“想什么呢?”

苍叶的手力不轻,似乎是真的稍稍弄疼了他——库利亚的肩膀一缩,这才恍然感觉到什么似的,有点慌乱地转过头来。

“哇啊…真对不起,苍叶先生。”库利亚挠了挠一头沾了雪花的乱发,露出窘迫的哂笑,“刚刚,稍微有点……”

他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苍叶呼出一口白花花的哈气,朝着库利亚闪烁不定的眼眸看过去。

——并非是苍叶太过自信。他觉得库利亚的那点小心思,自己几乎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即便对方什么都不说,但透过那对明亮的眼窗,他总能直直地望到对方的心里——在一起这么久,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苍叶先生,今晚过得开心吗?”

库利亚轻轻仰起头,寂静的雪地将天空照耀成明亮的金红。这夜光笼罩着他清透的轮廓,即便是在寒冷的深冬,也能让人感到缱绻的温柔。

苍叶不言不语地靠在恋人的身边,不急着答应,只安安静静等他继续说。

“对不起……我大概是想了太多没必要的事情。”库利亚微微垂下了眼睫。白皙的脸庞上映着如同月光一般的光晕。他自嘲似的笑了笑,说话的声音也还是柔柔的。

“今晚……能和大家一起玩,真的很开心。尤其是有苍叶先生陪在身边……好幸福啊。”

“要是能永远都像这样……那该多好…”

心里的猜测得到了证实。苍叶的手指稍稍捏紧。

雪花缓缓地飘着,悄无声息地落在他们头顶的伞面,渐渐遮盖了朦胧地泛着红的天空。在禁止燃放烟火的城市,跨年的夜晚也在漫天散落的白雪之中显得安静。

其实,苍叶早就知道库利亚在想着什么,所以他一早就准备了许许多多的话打算对他说。他有自信能够给予库利亚足够的慰藉,就像一直以来那样——在对方的生命之中,他如同一个温柔的指路人,总能教给库利亚很多很多重要的事情,也能把如同天上的星星那么多的幸福和快乐传达给彼此。

——明明是准备好了……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之间,自己的心里也涌上了同样的酸楚。一时间难过得不敢开口了。

是啊。也许……他不该自以为是地置身度外——毕竟这烦恼,是他们两个人共同的事情。

六角形的雪花落进眼眸,那冰冷的刺激令苍叶的视线忽然一片模糊。他感到自己几乎要被这寒冷的气氛包围。

于是,就像是撒娇,又像是奋力地想要阻止对方继续说下去,他几乎是不可抗地向着库利亚倾斜了身体,眼睛里氤氲而出的泪水让他来不及做些许考虑,在库利亚转过脸颊的那一刻,他毫不犹豫地封住了对方泛着微微温热的吐息。

“……!”

双手捧着的那张脸颊十分的冰凉。库利亚的气息近在咫尺,无比真实。而苍叶像是不断地寻求着确认一般,奋力地向着对方的怀抱靠去。

那身体起初还很僵硬,完全猝不及防。苍叶悄悄地睁开紧闭的眼睛,那美好的眼形之中透出两湾细细的浅金色,像是被谁在其中藏匿了闪烁的星星。当库利亚回望他时,苍叶看到了抖落于对方眼睑下面的洁白雪花——

那软绵绵的水晶,只一秒便借着体温融化。而与此同时,库利亚也终于安然地闭上了眼睛。

片片白雪,静落无声。

唇瓣相叠,轻柔得几乎要让他们融化在彼此的世界里。

那是一个绵长而安静、又饱含着无限情意的深吻。没有迷茫和畏惧,他们默契地配合着彼此的呼吸,连心跳的频率都随着唇齿轻啄的动作逐渐趋于一致。

雪幕中的风景朦胧而透明,薄雾的光辉倒映着二人的身影。

库利亚握着伞柄的手指松动开来,以空出来的手臂稳稳地环抱住恋人的身体。突然暴露在头顶的天空使坏般地朝着他们起伏的身影泼洒下冷雪,然而那拥抱的力量再度融化了一切。

苍叶没有戴围巾的习惯,即使是在严冬,他的脖子也总是裸露在外,过于宽大的衣领并不能成为有效的遮蔽。当冰凉的雪花一滴滴地灌入领口,他忍不住缩起了头,抓紧了库利亚的衣襟。

感知到了对方的些许不适,库利亚的双手将对方搂得更紧,温柔得如同把挚爱的宝贝捧在了手心。

流连忘返地在那片唇上留下最后一番缱绻,才缓缓地结束了这一吻。

是因为寒冷,亦是因为火热,苍叶的脸颊上升起浅浅的红晕。他稍稍抬了抬眼眸,视线还没来得及探到库利亚闪闪发光的眼睛,他就已经冷得忍不住把头缩进了对方怀里。

库利亚弯起手臂,自然而然地接住了他的恋人。窝在怀里的那一丛软软的蓝色长发此时有些蓬乱,还混合着不断融化的雪花。他将它们悄悄揉了揉,嘴角泛起连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微笑。

“苍叶先生,还冷吗?”

微微低下头,贴着对方的发丝轻轻问道。

苍叶没说话,就只是在他的衣领上蹭了蹭,笨拙地点了点头——在库利亚看来,那副样子真是难以言表的可爱——

“噗呼——”

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忽然急促地一顿,苍叶连忙抬起头,迷惑地看向库利亚。

“噗……哈哈哈!……”

“……库利亚?”

他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会突然笑起来。但比起疑惑——他却有些恍然地觉得——自己更惊讶于对方笑起来的样子——

那笑声明朗得天空都要为之放晴。库利亚下意识地以双手遮住嘴巴,却也挡不住那满得几乎溢出来的欢喜。苍叶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意料之外的美好风景,他呆呆地望着库利亚弯成可爱弧度的笑眯眯的眼睛——

他说不出话,但刚刚不小心涌进心里的那一丝酸楚,确实已慢慢地融化不见了。

他知道库利亚的心情也和自己一样,因为此刻他的眼中再次盛满了亮晶晶的星星,就像阴云悄悄地散去。

然后,两人在相对的目光之中,一起点燃了新年的第一缕焰火,以印刻在自己心中的对方的倒影。

“苍叶先生!”

“诶?!”

库利亚忽然站了起来,起身时几乎惊扰了远处树梢上的落雪。在滑溜溜的屋顶上他险些没站稳,但好歹只是晃了几晃,没有跌下去。

“听我唱首歌吧!”

他低下头看着一脸惊讶的苍叶,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

“好啊……但是为什么要站起来?”

“不是站起来,是要跳下去!”

“……呃…?”

这下苍叶完全猜不到对方的心思,望着对方踌躇满志的模样,他除了傻傻地半张着嘴,什么都做不到了。

库利亚熟练地轻轻屈下膝盖,向面前的空地跳去——轻盈得像是踩着跳板那样,扬起的衣摆带起一束凉凉的风,转瞬之间那道身影已经站在家门前的小径。

“是Serenade啦!”抬头看见苍叶被吓到般的不解表情,库利亚很贴心地解释。“就是欧洲中世纪的诗人在恋人窗前所唱的小夜曲——苍叶先生不觉得很浪漫吗?”

他的话中带着甜蜜的笑意。

苍叶恍然大悟——将完全是一时兴起的念头立刻付诸行动,果然是库利亚的作风啊。

因为对自己的恋人太过了解,所以苍叶的吃惊也只是在脸上停留了不到一秒,旋即就变换成安然的微笑。他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嗔怪——其实完全没必要拿那套哄女孩子的东西来对待自己啊——不过转念一想,将自己所知道的美好东西全部都送给他,又何尝不是库利亚珍贵而美好的心意?

所以苍叶只是温柔地垂下了目光,点点头,说道,“好啊。”

在看到库利亚脸上露出的欢快笑容以后,苍叶满足地闭上眼睛,等待熟悉的歌声温柔地降临——雪夜如此寂静,远隔着清澈的空气,他甚至可以听见对方微微吸气的声音。

然而,期待许久的旋律,并没有如约传达到自己的耳朵。取而代之的是……

“苍叶先生,我喜欢你。”

……?

他听错了吗?

苍叶迷迷糊糊地张开眼睛——

“所以,结婚吧!”

!!!

——接二连三的惊人举动和话语犹如突入而至的狂风,吹得苍叶不知道如何是好。除了惊讶以外,他更觉得难为情——库利亚站在远处,所以他说得很大声。苍叶自己倒是无措到几乎快要听不懂“结婚”这个词的意思,但若是不小心传到了家里那帮人耳朵里……可不保证那些家伙也会跟自己一样迟钝啊。

脸颊的红晕一下子蔓延到耳朵,他带着一点手足无措的踌躇,压着声音拼命朝着下面的人皱眉。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我改变主意了……”

相比之下,库利亚的表情看上去更加纯洁无知,镇定得……有点让人火大啊。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忽然想这么说……”

库利亚低下头,抬起手指无意识地绕着额前的发丝。他慢吞吞地试图解释,却好像连自己也说不出什么特别的理由一样,就那么笨拙地呆在了原地。然而过了两秒,他像是忽然想到了重要的事情,眼里有一股电流飞快滑过,他整个人都随之一顿——

“啊啊,但是这么突然决定……我连礼物都没准备好,实在是抱歉啊啊啊……”

——就这样,前一刻还自信满满,现在又一下子回归了往日少女般忐忑纠结的模样——正所谓帅不过三秒。

这样的家伙,果然是库利亚啊。苍叶苦笑着想。

无视了对方小孩子般喋喋不休的忏悔,有些使坏地、全把它当成了令人安心又愉快的背景音。苍叶轻轻抬起头——不知何时,雪已经停了。他看到红光笼罩的天幕,正慢慢地融化一层层的浓云,空气里漂来无比澄明的气息。

——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吧。

苍叶感到衣领里面还湿湿的,但很神奇,他已经不再觉得冷了。

 

礼物什么的,也不是很重要啦……但其实,你早就已经送给我了不是吗?

谢谢你,让我知道屋顶上看到的夜空这么漂亮。

谢谢你……因为有你在,我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可以看起来这么不同……可以变得这么美。

 

“苍叶先生……果然不行吗……?”

从下面传来弱弱的问话,打破苍叶的思路。他低下视线,就看见了库利亚满脸窘迫又着急的样子——有点好笑,又有点可怜兮兮。苍叶觉得心头涌上一股奇异的暖流,他突然产生一股冲动,脑海里骤然升起的温度几乎将他推向黎明日出的山顶。

“比起这个,库利亚!”苍叶扬起语调,故作神秘地转移话题。“星星,好像快要掉下来了喔?”

“诶?”

库利亚抬了抬头,眼睛里落满了疑惑。

——星星,不是被云彩好好地接着呢吗?

但是,他已经没有闲暇去做过多的思考了。

因为他的恋人忽然从天而降——

那蓝色的身影刹那间灌满了自己的视线。他连惊声呼叫的时间都没有,只能迅速地计算出对方即将降落的坐标,然后张开手臂,把那个人稳稳地接在怀里。

苍叶欢快地笑起来,清脆得每一声都撞击着库利亚本就已经起伏不停的心。他捧着心爱之人那重新放大在视野中的脸颊,深深地望进他了他的眼睛里。

——没想到自己也能做出这么不要命的事啊……也许,红雀他们说得没错。毕竟我的爱人是个笨蛋嘛……

被传染些许脱线的性格,也是没办法的呀。

库利亚的表情尚有些惊魂未定,但抱着自己的力量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感到安心——这个人,已经完完整整地回到了自己的身边啊。这一刻,他有着这样的实感。

就像习惯于忽然从屋顶扑向窗台的作风那样,他们给予彼此的幸福总伴随着一个又一个猝不及防的小小惊喜。库利亚是个机器人没错,但从他每一个灵动的细小表情里,苍叶依旧能看到时光温暖流逝的痕迹。

他想起不久以前外婆对他说过的话——

“要让库利亚学会自己做决定。这样一来,当我们都不在了,他也能够好好地活下去。”

——他相信,库利亚一定可以永远幸福地活下去。但是在那久远到看不清的未来来临之前,他只想贴着这个人的怀抱深深地微笑,深深地,把自己的身影,印刻在那片温柔的胸怀里。

苍叶抬起双手,环绕住库利亚的脖颈。他贴近那张好看的脸颊,悄悄地绽开微笑。

“想唱歌啦,或是……结婚也好,只要是你的愿望,什么我都答应你。但只有一点……”

——只有一点。是我小小的任性。

请你无论如何都要答应——

“……不要离我太远啊。”

 

 

 

 

常常望愿你决定,共我相伴活出生命
即使我来时没有爱,离别盛载满是情
祈求望命里注定,就算几多风雨劲
准许这个我共你,于今生恋得高兴

——张国荣《愿你决定》

评论
热度 ( 15 )
  1. 一町三目星降る夜、クラゲの海 转载了此文字
    为什么这么甜....而且最后还带虐的那种无法自拔...看到结婚那里我整个都炸了好吧?!!!!!

© 一町三目 | Powered by LOFTER